原标题:以军称巴勒斯坦人试图破坏加沙边境防护措施

新华社耶路撒冷4月13日电(记者刘学)以色列国防军13日发表声明说,以色列与加沙地带边境的5处地点当天爆发骚乱,数千名巴勒斯坦人试图破坏加沙边境的防护措施。

以军表示,巴勒斯坦人向以色列与加沙边境的安全防护措施投掷爆炸物及燃烧弹,以色列国防军士兵则以投掷催泪瓦斯、开枪射击等方式还击。

以军在声明中指出,以军不允许任何破坏边境防护措施的行为,并将对制造骚乱的人予以打击。

巴以地区近期局势紧张。以色列士兵与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与加沙地带交界处持续冲突。本月6日,双方冲突造成7名巴勒斯坦人死亡、1300多人受伤。

2017年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巴方强烈反对。哈马斯威胁向以色列目标发动更多袭击。

原标题:伊拉克发生袭击事件导致14名平民死亡

新华社巴格达4月12日电(记者魏玉栋 程帅朋)伊拉克官员12日表示,中部萨拉赫丁省当天发生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袭击事件,已导致至少14名平民死亡。

萨拉赫丁省警方媒体办公室官员穆罕默德·朱布里对新华社记者说,“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当天上午袭击了该省谢尔科特镇东部一个村庄,并与安全部队及当地村民发生激烈交火,导致4名平民死亡。当天下午,当地村民在为这4名遇难者举行葬礼时又遭到路边炸弹袭击,导致10人死亡。

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去年12月9日宣布,政府军已收复“伊斯兰国”在伊控制的所有领土,伊拉克取得打击“伊斯兰国”的历史性胜利。但目前仍有部分极端分子藏身于伊拉克偏远地区,伺机发动袭击。伊拉克发生极端组织袭击事件 导致14名平民死亡

原标题:3次起诉车管所“捆绑式年检”失败 武汉车主给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写信

来源:红星新闻

因为不满“捆绑式年检”,湖北武汉车主胡剑兵起诉了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

▲胡剑兵   图据胡剑兵微博▲胡剑兵   图据胡剑兵微博

从2017年6月起,胡剑兵因不满“捆绑式年检”,将武汉市公安局交管局车管所告上法庭,但一审二审均被判败诉。他申请再审,到今年2月26日,湖北省高院做出裁定,他的再审诉求被驳回,3次均告失败。

但这位武汉车主并没有放弃。今年3月30日,胡剑兵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法规备案审查室寄出了关于对公安部《机动车登记规定》第49条第2款进行备案审查的建议。

▲胡剑兵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法规备案审查室寄出的建议 信件  受访者供图▲胡剑兵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法规备案审查室寄出的建议 信件  受访者供图

他在建议中写道,因机动车捆绑式年检受到的质疑越来越多,因此将车管所告上法庭的案例也日趋增加,而且由于各地法院判决在法律适用问题上随意化现象也很明显,使得同案不同判现象日趋普遍。“我本人也遭遇了车辆‘捆绑式年检’的困局并败诉,严重质疑《机动车登记规定》第49条第2款规定本身涉嫌违法,应取消该条款,严格履行《道路交通安全法》。”

在谈到自己为何要这样坚持时,胡剑兵说:“作为公民,自己的权利自己都不关心,还指望别人关心吗?”

2014年,胡剑兵曾向南京纪委进行实名举报,举报自己所在的中交第二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南京项目部送礼,在“央企送礼清单”被曝光后,同年9月5日,南京市六合区纪委对初查发现的7名违纪人员作出处理,曾引发广泛关注。之后他又进行过两次举报。

《机动车登记规定》第四十九条 

机动车所有人可以在机动车检验有效期满前三个月内向登记地车辆管理所申请检验合格标志。

申请前,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将涉及该车的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和交通事故处理完毕。申请时,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填写申请表并提交行驶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凭证、车船税纳税或者免税证明、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合格证明。

车辆管理所应当自受理之日起一日内,确认机动车,审查提交的证明、凭证,核发检验合格标志。

他起诉车管所3次未果

向检察院申请抗诉

2016年12月6日,胡剑兵向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双墩检测站申请车辆年检,并提交了身份证复印件、机动车登记证书、机动车驾驶证原件、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单、机动车检验标志申请表等材料,在最后换发机动车合格标志的阶段,检测站以有7条违章未处理为由拒绝核发合格标志,使得他的车辆年检未能成功。

在与检测站沟通无效的情况下,2016年12月15日胡剑兵向武汉市硚口区法院起诉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请求判令被告依法给原告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

诉讼过程费劲周折。诉状递交后,武汉市硚口区法院认为应该直接起诉车管所,于是更改被告为车管所后案件移交到车管所所在地的武昌区法院。

2017年6月武昌区法院受理后,湖北省高法以指定管辖为由将案件移交武汉铁路运输法院审理。同年8月22日一审开庭,胡剑兵当庭提交了相关证据,并在庭审中出示了湖北省高法2008年向最高法发出《关于公安交警部门能否以交通违法行为未处理为由不予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问题的请示》及最高法的答复复印件。

2017年11月3日,武汉铁路运输法院做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胡剑兵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书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一审判决书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

判决书中写道:《道交法》第十三条对受理和发放车辆检验合格标志作出概括性的授权规定,明确了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该项管理职能,《机动车登记规定》是公安部依据《道交法》制定的部门规章,《武汉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是武汉市人大常委会依据《道交法》制定的地方性法规,均制定于《道交法》之后,系对法律规定的细化与补充。原告在为其车牌号为鄂A×××××的小轿车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时,该机动车共有7条道路交通违法行为尚未处理完毕,被告依据上述规章、法规作出不予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的行政行为,与《道交法》立法精神并不相悖,也没有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

“我把2008年最高法对于湖北省高法请示的答复拿出来。人家非说那是个案,说和(我)这个案子没有关系。”胡剑兵说。

▲最高法此前关于相关问题的答复  截图自最高法官网▲最高法此前关于相关问题的答复  截图自最高法官网

胡剑兵当即决定向武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上诉。他告诉红星新闻,2017年12月12日,武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在未开庭审理的情况下,驳回了他的上诉。

▲二审判决书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二审判决书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

2017年12月22日,胡剑兵向湖北省高法申请再审,2018年2月26日,湖北省高法做出裁定,驳回了胡剑兵的申请再审请求。

▲湖北省高院裁定书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湖北省高院裁定书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

目前,胡剑兵已向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武汉铁路运输分院申请抗诉。该检察院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这个案子刚刚收到,目前还在调卷中。审查期限是3个月,阅卷期不计入审查期限。

▲胡剑兵申请抗诉提交的相关材料收取清单 受访者供图▲胡剑兵申请抗诉提交的相关材料收取清单 受访者供图

湖北省高院:

处理交通违法作为年检条件之一

与上位法不抵触

湖北省高院在对胡剑兵再审申请的行政裁定书中写道:

《机动车登记规定》、《武汉市实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办法》分属部门规章和地方性法规,《机动车登记规定》第四十九条规定,机动车所有人在申请检验合格标志前,应当将涉及该车的道路安全违法行为和交通事故处理完毕;

《武汉市实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办法》第十八条规定,公安交管部门在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时,发现该机动车有尚未处理的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一并予以处理。上述规定将处理道路交通违法行为作为合法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的条件之一,是从我国车辆管理的现实出发,对上路行驶的机动车实施有效管理制定的制度,有利于维护道路交通秩序,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保护人身安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安全及其他合法权益,提高通行效率,可见,其与上位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并不相抵触。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机动车登记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机动车登记规定》

湖北省高院认为,从广义上讲,《机动车登记规定》、《武汉市实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办法》的立法原则,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立法宗旨和我国道路交通安全管理的实际情况,能够使道路交通违法行为得到及时处理,提高驾驶员的安全意识,有效遏制道路交通违法行为的发生。《机动车登记规定》、《武汉市实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办法》系对法律规定的细化与补充,武汉市车管所以此为依据,对胡剑兵不予核发检验合格标志并无不当。

据了解,湖北省高院曾在2008年向最高法发出《关于公安交警部门能否以交通违法行为未处理为由不予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问题的请示》,最高法在答复中明确指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三条中“对提供机动车行驶证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单的,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应当予以检验,任何单位不得附加其他条件。对符合机动车国家安全技术标准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发给检验合格标志。”法律的规定是清楚的,应当依照法律的规定执行。

事实上,2011年,武汉市曾有一名黄姓车主因年检时被告知有交通违章未处理,拒绝核发机动车年检标志为由起诉武汉市公安局交管局车管所,获得胜诉。

“如今,我以相同事由起诉车管所,虽然提供了黄姓车主2011年的一审二审判决书,但全部被法院无视,最终到湖北省高院申请再审,也被驳回,等于湖北省高院自己否定了自己2008年向最高法请示的结果,同时也否定了最高法的答复。同案不同判,就摆在那里。”胡剑兵如是说道。

▲胡剑兵   图据胡剑兵微博▲胡剑兵   图据胡剑兵微博

车主胡剑兵:

违章存在不合理,反映和维权难

此外,胡剑兵告诉红星新闻,自己查看了相关的7条违章,仔细核对了电子眼照片,认为存在诸多不合法或不符合事实之处。

他向红星新闻记者展示了7条违章记录其中之一,2015年10月1日23:50,自己驾车途径武汉机场高速公路9KM处时,被电子测速摄像头抓拍判定超速的照片。根据监控探头拍摄画面显示,当时车速105KM/H,超速31%,2张照片拍摄时间分别是2015年10月1日23:50:37.984及23:50:38.384,拍摄间隔为0.4秒。

对此,胡剑兵提出了质疑,认为判定超速有问题。他称,比对2张照片中路面的横向接缝、车辆车身等固定参照物后发现,车辆位移不到半个车身(他所驾驶的2015款奥迪A4L的车身长度为4.761米),若按0.4秒位移3米计算,车辆当时的时速为25.2m/h。

▲交警部门公布的2015年10月1日23:50:37.984及23:50:38.384,胡剑兵驾驶车辆行驶画面 受访者供图▲交警部门公布的2015年10月1日23:50:37.984及23:50:38.384,胡剑兵驾驶车辆行驶画面 受访者供图

“因为我是理工科出身,对数字比较敏感,看到那个照片立刻感觉到不对劲,然后我就根据那个时间间隔和行驶距离用公式算了一下,就发现有问题。”

发现问题后,胡剑兵向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提出申诉。“交管局方面告诉我,要先接受处罚,并给了一张申请复议须知卡。”随后,他来到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政府服务中心接受处罚,然后根据申请复议须知卡和行政处罚法的有关规定,到开发区公安分局申请复议。“但我被告知开发区公安分局没有复议权,让我去高等级公路大队接受处罚,然后开发区公安分局将我已接受的处罚撤销了,又变成违章未处理状态。”

胡剑兵称,2015年11月,自己多次前往路途遥远的高等级公路大队申诉,“但他们不给处理,要求我必须接受处罚后,再申请行政复议,等于申诉这个程序被剥夺了。”

此后,胡剑兵曾在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高管大队官方微博@武汉高管交警 留言反映情况,@武汉高管交警 回复称实际车速要以地感线圈和雷达测得数据为准,而不是简单靠两张图片的时间间隔和车距去计算该车速度。

对此,胡剑兵并不认同,他给@武汉高管交警 的回复中写道:“电子眼照片反映的是雷达测速,不是地感线圈,怎么会以地感线圈为准?你们的取证照片、测速不能违反公式,不能违反事实。” 

谈及整个过程,胡剑兵说,“维权非常困难,成本极高。” 

红星实地走访:

对方称违章未处理,系统通不过年检

今年4月初,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武汉,先后走访了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政府服务中心,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双墩检测站,武汉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所接触工作人员未对“捆绑式年检”提出质疑,均表示车辆年检需先处理违章。

▲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所有去车管所检车的人,上面有违章没处理,那边是不会给你审核的。”一位当班的警官说。当被询问是否知道捆绑式年检违法上位法时,他表示,“我知道没有用,我们也没有办法,解决不了。”

武汉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一位执勤警官说:“电脑系统里面是这个样子,违章没处理年检就过不了,这个我们说了也不算。”

一位不愿具名的警官告诉红星新闻,基层一线民警在执法中通常按照以往惯例,至于《机动车登记规定》中的规定是否违法它的上位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很少有人会去深究。

法律专家观点

法律适用不准确

同案不同判暴露问题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里赞指出,本案中涉及到最核心的问题,是能不能将车辆的年检与驾驶者的违法行为混合在一起作出处理?他认为,对此,最高法已经给出了明确答复。

他补充道,最高法的回复实际上具有司法解释的作用,“我们国家的司法解释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实际上可以作为对该类案件判决的依据。”

里赞认为,法院在审理这个案件时,没有对《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关于车辆年检方面的条款给予适用,并作出适应性解读,这样的法律适用是不准确的。

对于湖北省高院在行政裁定书中提到的“将处理道路交通违法行为作为合法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的条件之一,是从我国车辆管理的现实出发,有利于维护道路交通秩序,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保护人身安全,提高通行效率”的表述,里赞认为,“其理由具有一定的现实合理性,但是公安机关作为政府职能部门,不能以现实需要作为违法的理由。”

对于为何会出现同案不同判的情况,资深律师、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胡忠义认为,由于法官经验和素质的差别,不同法官对案件在事实和法律上的理解上会产生不一致的情况。

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唐尧指出,“(车辆年检)附加条件全国很普遍,明知法律是这么规定,但是不好判,要考虑社会效果,可能是法官没办法。”

里赞指出:“同案不同判,暴露了人民法院在司法审判过程中,能否正确理解和认识法律与严格执法的问题。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而不是在这个案件中感受到,在那个案件中感受不到。”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近半地级市书记空缺的省

30日晚,据齐鲁网消息,山东集中任免4市市委书记:

日前,山东省委决定:申长友不再担任中共东营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王云鹏不再担任中共泰安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王良不再担任中共莱芜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孙述涛不再担任中共威海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在此之前,济南、烟台、日照三市市委书记空缺。山东除了济南、青岛是副省级城市,还有15个地级市。随着此次任免,意味着山东近半地级市的市委书记,目前暂时空缺。

申长友出生于1969年1月,他曾长期在国务院办公厅和国家发改委担任秘书,2008年10月由国务院办公厅正局级秘书“空降”济南市委常委、副市长,后任临沂市委副书记、东营市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至今。申长友是十九大代表。3月29日,他已被任命为山东省政府秘书长。

王云鹏出生于1961年11月,他曾任泰安市长,2016年7月开始任泰安市委书记。王良出生于1964年6月,他曾任职济南、烟台等地,2013年由烟台市长调任莱芜市委书记至今。

在今年1月底的山东省人大常委会领导换届中,王云鹏和王良都当选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晋升副部级。

孙述涛出生于1965年1月,他于2008年开始主政威海,先后任市长、市委书记。今年1月底,他当选为山东省副省长,也晋升副部。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济南、烟台、日照三市,都因市委书记调离外省而空缺。

原任山东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在几天前已调任黑龙江,接替陆昊任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省长。

原任山东省委常委、烟台市委书记王浩,于去年12月调任河北省委常委、唐山市委书记。

原任日照市委书记为刘星泰。今年1月他在海南当选为副省长。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3月26日,山东省委组织部发布任前公示,现任临沂市委副书记、市长张术平拟任烟台市委书记;现任日照市委副书记、市长齐家滨拟任日照市委书记。此外,现任济宁市委副书记、市长傅明先拟任济宁市委书记,提名为济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候选人。

现任济宁市委书记为王艺华。在今年1月底,王艺华已当选为山东省政协副主席、秘书长。

干部公示时间从3月27日至4月2日。如果通过此次任前公示,那么烟台、日照、济宁3市新任市委书记将到任。这也意味着,山东将调整8市市委书记。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此轮干部调整中,山东在省级层面也有进有出。

除王文涛外,山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群已调任文化和旅游部党组成员、副部长;辽宁省委常委、省总工会主席、党组书记关志鸥已调任山东省委常委。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撰稿/新京报记者何强

原标题:日本媒体造中国海军的谣,竟然是这个国家冲出来打脸

几天前,日本知名媒体《日本经济新闻》刊登了一篇文章,说今年2月底中国海军曾经出兵马尔代夫,要干涉这个印度洋小国的内政,但被守卫马尔代夫的印度海军吓退,只敢远远地与印度海军保持对峙……

可就在今天,“吓退”中国海军的印度海军却突然给了这家日本媒体一记大耳光……

不过,耿直哥还是先与大家一同看看这《日本经济新闻》这篇宣称中国海军被印度海军“吓跑”的新闻到底是怎么说的。

这篇《日本经济新闻》发布于3月23日的报道,其实从文章开头就已经开始颇具倾向性地把中国隐晦地描述成了破坏印度洋稳定的帝国主义者,说马尔代夫国内紧张的政治局势令中国开始借势对印度发难,好争夺对于这一地区的控制权。

而该报记者给出的依据,则是马尔代夫现任总统的特使于今年2月初访华并介绍了马尔代夫的国内局势后,中国海军很快就派出了数艘战舰前往印度洋。

接下来,该报记者就引用一个所谓的印度政府内部“知情人士”的话说,在2月22日的时候,中国海军的这些战舰来到了距离守卫马尔代夫的印度海军大约30海里的区域,但因为印度海军及时开炮警告并展开军事演习,迫使中国人的战舰只得撤退到距离马尔代夫首都马累380海里的地方。

最后,《日本经济新闻》还宣称目前马尔代夫国内局势的改善,一定程度上就是因为印度和美国的施压,并在军事上成功阻止了中国的干涉。而且如果中国敢来捣乱,美国还会从印度洋的基地出兵,更别提印度还与美国以及澳大利亚和日本达成了协议,将共同维护印度和太平洋地区的稳定。

耿直哥觉得很多不明真相的外国吃瓜群众看到这里,一定会以为咱们中国是“帝国主义”,而印度、美国还有美国背后的日本和澳大利亚则成了正义使者,并成功阻止了中国干涉的野心。

(图为日本媒体污蔑中国是“帝国主义”的漫画)(图为日本媒体污蔑中国是“帝国主义”的漫画)

可尴尬的是,这幕日本媒体“导演”出的“抗中神剧”,却无情地遭到了身为报道中“绝对主角”印度的强烈否认。

根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海军发言人刚刚明确表示说,《日本经济新闻》这篇报道中所说的情节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他们不仅没有对中国军舰开炮警告,甚至都没有在马尔代夫附近看到中国军舰的影子,更别提什么两军对峙了。

不过,印度海军的这一回应在耿直哥看来一点也不意外。

因为早在今年3月初,当其他西方媒体和印度媒体都在炒作所谓的中国出兵马尔代夫、威胁印度地区利益的话题时,印度国防部就已经澄清说中国海军并没有出现在马尔代夫附近海域。

当时,印度国防部还特别给出数据说,中国海军距离马尔代夫的最近距离,也有2500海里(即约5000公里)之多呢。

所以,这《日本经济新闻》直到在3月底还炒作人家印度官方早就澄清过的谣言来诋毁中国,而印度海军如今还专门点名回应他们,在耿直哥看来也真是给了他们脸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初被西方和印度媒体首次炒作的“中国出兵马尔代夫”的事件,其实也同样暴露了这些国外媒体的无知和素质低下。

这是因为,我们中国早在今年2月就已经介绍过中国军舰前往印度洋东部区域的原因:这是我们南海舰队的常规训练动作。

我们《环球时报》当时就专门撰文介绍了这种每年春节前后中国海军都会进行的远洋训练。

(图为本报2月的报道)(图为本报2月的报道)

而且公开资料也显示,2017年2月同期,中国海军也曾前往东印度洋进行反恐反劫持演练。

只不过当时马尔代夫局势平稳,所以没有给别有用心的境外媒体炒作的空间罢了……